儿时的澡堂

儿时的澡堂早已归于历史的尘埃,偶尔走过那些残垣断壁似乎勾起曾经经历过的往事。

儿时的澡堂名字起的也打上了时代烙印,东风浴池,可想而知,那是的许多事物只能属于国营,不似现在的,个体的,私营的遍地开花,就是没有国营的。

当时的东风浴池与小街上最有名的东风饭店毗邻,门向朝西,几间砖墙瓦房,大门很窄,只有1米左右,进门是一个简陋的木质长桌,就是售票处,坐着专职售票员,买了票,才能走进被厚厚布帘遮掩的澡堂里面,分三个间室,中间的最大,能容纳20人左右,两边的要小些,中间的几排围着的硬座沙发,小的房间,沙发是弹簧的,浴巾之类的质地好许多,相对的票价要高些。

中间是一个砖砌的一米见方火炉,只有很冷的时候才排上用场。当时的设施要是和现在相比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,不可同日而语。每一个空间十分狭小拥挤,都是昏沉沉的,照明都是老式的白炽灯泡,时常停电,蜡烛是必备不可或缺。空气潮湿自不必说,而且是弥漫着各类难以忍受的气味,大小澡巾都是脏兮兮的,许多日到浴室的小河集中才洗一次,当时根本没有消毒的词语,更不用说消毒了。当时,方圆一二十公里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,不去只能是脏一冬了。

浴池里只有大小两个水池,大的不过四五个平方大小,小的只有两三个平方。大池的水温度适中,小池的水温要烫些,水温全靠烧锅炉人感觉把控。浴池的池子水,每天都会更换,晚上将池子水放尽,凌晨,有专人从浴池后的小河里取水,都是用木质水桶,一担一担挑回。

浴池只对男人开放,女人想要一个漫长的冬天洗一次,要等到快过年了,浴池规定两天时间,对女人开放。两天的时间,浴池从早到晚都是人满为患,到了晚上池子里水脏的不能再脏。

儿时从来没有说到东风浴池沐浴这类的拗口的话语,直截了当说是去洗澡。小时候去洗澡,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去的。都是父亲带着我去的,到不是不放心,而是为了省钱。我父亲买了一张票,我年龄小,半是人情,半是面子,就顺理成章不用买了。

儿时的澡堂十分的热闹,街坊邻居们池子里泡够后上来,在沙发上一躺,休憩一会,三五个人就开始聊天摆龙门阵了。大家山南海北,无所不聊。小时候,父亲喜欢去澡堂里洗澡,我总是跟在后面去,不是为了洗身上的脏,而是去听大人们吹牛,最喜欢听那些与三国有关的,什么桃园三结义、三顾茅庐、过五关斩六将、火烧赤壁等等,以及许多社会上的为人之道都是最先从澡堂里被灌输的。

儿时的澡堂是个新闻发布中心,那时不似现在各种媒体数不胜数,新闻来源都是政治需要。当时的许多国家的社会的都是从澡堂里最先传播出去的。大家在澡堂里互相交换有道听途说的,也有自己亲身经历的,大都说的都是社会上发生的稀奇古怪的,许多都是八卦式的,从来不敢谈政治敏感话题,更不敢对国家领导人品头论足,唯恐祸从口入,隔墙有耳,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有的无意间说漏了嘴,说了不该说的话,意识到嘴上没有把门,十分的懊恼,甚至心惊胆战好几天。当时的信息闭塞,澡堂里传播的最多的都是小道消息,经传播者的添油加醋,后期加工,甚至是信口开河,漫无边际,真伪难辨。

儿时最喜欢看大人们在澡堂里抬杠,这也许是中国人的传统陋习植入骨髓了吧,从小就接受了,喜欢看热闹,唯恐天下不乱。大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,经常为一个话题的对与错,真与假,各执一词,挣的是脸红脖子粗,就差大打出手了。有的心眼小的甚至几天在澡堂里碰到,互相不理睬。记得当时大家争论最多的还是三国的话题,因为三国是男人的世界,是忠肝义胆,家国天下,荡气回肠。

众所周知,后人们得到的三国故事基本上都出于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。大家之所以发送争论,因为除了《三国演义》,还有陈寿的《三国志》,还有蔡东藩的《后汉演义》等正史、野史、传说等。大人时常就为谁说的故事是正版,各执己见,像电视连续剧一样,经常是争的好几天,都没有一个子丑寅卯来。小时候,我不爱说话,也算是优点吧,大人们在一起争论的时候,从不插嘴,即时是有时知道谁对谁错,在一旁看着大人们手舞足蹈,唾沫横飞,暗自好笑。

小时候,我只是跟着父亲后面去洗澡,几个哥哥可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。他们可不是到澡堂里洗澡,而是要去找收入,为家里分担生计。他们把家里加工的炒花生米,先在家里用旧报纸,包成一个个菱角样式的小包,用小篮子盛上几十包,拿到澡堂里,5分钱一包,数量大致和现在的1元一包相等,每天下午四五点钟以后到澡堂里嘴中吆喝中穿梭于几个房间。三个哥哥是从大到小梯次轮换的,而我却没有这样的经历。那些从池子泡好了上来,在沙发上一躺,泡杯浓茶,嘴里嚼着花生米,吹着牛,也算当时男人们最惬意的事了。

后来国营澡堂不知是改制还是维持不下去了,转给了私人承包。是我们当地在里面挑水烧水十几年的哑巴,我也是经常去洗澡,只是我已经大了,不好意思跟着父亲后面,基本都是早晨去洗澡,因为此时的水不脏,人也很少。经常是早晨都是我一个人在池里,整个空间灯光黯淡,哑巴也许是,时常跑进来,哇哇的指手画脚的,我也看不懂说的什么意思,只是呵呵着应付。出去问人把他比划的手型说给别人,问什么意思,懂哑语的和我说,哑巴是在吓唬你,说澡堂后面有鬼。不知哑巴是不是真的看到鬼,后来哑巴倒是非正常死亡,是否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者是其他原因,没有答案。

如今那时的东风浴池已经没有踪影,和隔壁的东风饭店一样只剩下几间破房子,在岁月中给与人一些曾经记忆。

光阴久远,儿时的故事不能忘却。虽然那时条件无法和今日比拟,但是那时人与人之间的那份融洽再也不会回到眼前。

随机推荐: 内部优惠券 九块九包邮官网 无门槛优惠券 淘宝特卖网首页 淘宝优惠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